政法文化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政法文化 >

警察·父亲·红领巾   

时间:  2019-06-10 14:24
 
河南省濮阳市公安局  武德龙
 
第一条红领巾是父亲亲手给我做的。
 
那一年我还在上小学。一天傍晚,父亲骑着自行车驮着一个木箱子回到了家。
 
打开箱子,里面堆满了书。母亲小心翼翼地把书拿出来,放到太阳底下晾晒。在箱子的最底下,有一个红布条儿。
 
父亲让我背对着他坐在前面的小板凳上,细心地折叠了一下红布,又用热毛巾把我的脖子擦了两遍,把发皱的衣领放平,轻轻地把红布从我脖后围到前领,又紧紧地向上系了一下。
 
这是我第一次认知红领巾,也是第一次戴上。
 
事后听母亲说,这块红布是父亲所在单位——濮阳市第三石油化工厂做标语用的。换下来后,父亲觉着扔掉可惜就截了一段,自己用剪刀裁成了红领巾的样子。身患气管炎的父亲当时申请了病退,跟随他多年的就是那一箱子书,也是他工作20多年的全部家当。
 
从那天之后,我就开始偷偷地看父亲带来的书,有《封神演义》《拍案惊奇》,还有好多如今已经记不清名字的纯古文传奇。
 
也就是从那时起,追求正义的种子悄悄地留在了心底,而红领巾是陪伴我读书的特殊朋友。
 
红领巾第二次令我感触很深,是在我为人父之后。
 
当年怀揣着正义的梦想,高考639分政治科全县第一的我,填报了警校这一提前录取志愿。当年报志愿都是在分数出来之前。记得填志愿时,班主任老师看到我报考警校时反问:“相中那身衣服了?!”这也如同后来与我终成眷属的爱人常说的那句话:“就相中你那身衣服了!”到警校报到后,偶然看到成绩表,竟没有找到比自己分数高的。
 
梦想同时成就了我。毕业后顺利分配到了公安系统工作,之后娶妻生女,生活渐渐稳定下来。孩子读初中后,红领巾用另外一种方式唤醒了我内心深处的那份家国情怀。
 
那天晚上,我加班到凌晨两点,回到家发现孩子的卧室亮着灯。进屋一看,孩子穿着校服连红领巾都没摘,趴在学习桌上睡着了。面前摆着一张字条:
 
“爸爸,您还在加班吗?我和妈妈今晚等您吃饭时,听手机里说的。爸爸,我知道您忙。妈妈和我过生日的时候每次您都是吃剩下的蛋糕,过春节元宵节,包括这样那样的节日,您都要值班。同学们经常问我,怎么从没见过你的爸爸,我都告诉她们我的警察爸爸天天加班抓小偷抓坏人。她们都听入迷了。这次期中考试,我考了全校第五名,又被评上了全市优秀少先队员,班主任告诉我一定要让爸爸亲手填好明天上交,这是我们学校的荣誉,也是红领巾少年的最高荣誉!”
 
字条下面压着一张表,工工整整写着女儿的名字。我站在那里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其实还有第三条红领巾在等待着我。我兼任法制副校长的学校打来电话,老师告诉我,“六·一”前后,毕业班的孩子们想送给我一个礼物——一条崭新的红领巾。老师们还说,认真学习了总书记在全国公安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,感觉到公安机关责任重大,使命光荣,一定会带头尊警、爱警、护警。
 
我突然明白:第一条红领巾是父亲对儿子寄托的希望,只要拥有就幸福;第二条红领巾是女儿与警察爸爸的约定和定下的目标,实现了就幸福;第三条红领巾是警民间的鱼水情,感受到就幸福。
 
红领巾是那么的鲜艳,那么的耀眼!它像欢快的音符,又像士兵的勋带!它映衬着庄严的警徽,将平安的希望和美好的祝福送到了千家万户,悄悄地走进了孩子们甜蜜的梦乡。
 
 
来源:法制日报
责任编辑:马 静
必赢彩票下载